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高雄第二監獄:回首頁

:::

2013年母親節徵文比賽第一名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19
  • 資料點閱次數:1288
  母親,我的天使 作者:小炊4618

   「出來就好,我們回家吧」母親拖著疲憊憔悴的身體來地檢署保我出去,本以為她會對我劈頭一陣痛罵,卻聽到她說出如此令我既感激又慚愧的話,頓時溫暖了我低落的心。跟著母親踏上回家的歸途,彷彿回到小時候做錯事般被母親帶回家的兒時記憶,看著媽媽的背影,好像又蒼老了一些,憔悴的神情、歲月的痕跡佈滿了臉龐,此時眼眶早已溢滿了淚水,自己努力壓抑著情緒不讓眼淚潰堤。這段時間母親肯定失望難過極了,心中的痛苦煎熬相信比身陷囹圄的自己還要難受。媽對不起,我錯了請您原諒我。

「小時候感冒生病母親都會騎著她的那台達可達,載著我去一間不起眼的小兒科看病,回家路上總是會打包我愛吃的黑輪、大腸香腸、水煎包等等,讓我回家後可以享受著這單純的幸福,暫時忘卻了身體的病痛。當時心中覺得奇怪為什麼都要跑這麼遠去看醫生?長大後才知道母親只信賴他的醫術,希望我能趕快好起來。有時坐著母親的達可達遇到下大雨時,她就會把我包進她的雨衣裡,當時就感覺好安心,外面的世界風雨再大都會有母親保護著我,真的很幸福很幸福」-當母親在孩子需要照顧時,她會花費她所有的心思所有的力量去保護我們。對於孩子的要求也會盡力去滿足,只求他們平安健康快樂的長大。

「有一次晚上到家樓下才知道整棟大樓停電一片漆黑,年紀還小的我根本不敢摸黑爬上十二層樓,只聽到管理員伯伯叫我等一下,他撥電話後沒多久,電梯旁的樓梯間隨著微弱的光線慢慢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是母親拿著手電筒下來帶我,她滿頭大汗的牽著我的手慢慢爬上樓時,透著手電筒的光線看到母親的神情好像不太一樣,事後回想起來才發覺母親臉上的不尋常應該是淚痕,想必母親是冒著很大的恐懼克服心中的害怕才走過那些漆黑的樓梯的」-當母親在孩子遇到危險時,往往會發揮出連她們自己都訝異的能力去解救孩子。她們不會在乎自己的安危,唯一掛念的只是孩子是否平安無事了,既使遇到的是未知的困境也會勇敢的去面對,只為了那心頭上的一塊肉。
「在法庭上看著母親幫著我一個一個的把錢還給被害人,對著他們鞠躬道歉、低聲下氣地請求原諒。滿臉愁容的她臉上充滿著無奈也挾帶著一絲羞愧的神情,當期中一個被害人發表意見說:她也是一個母親,很了解我母親現在的感受,養育一個小孩有多辛苦,她願意原諒我給我機會。此時母親已經淚流滿面頻頻拭淚,而我的頭早已低的不能再低了」-當母親遇到孩子犯了錯,即使是要她們拋下面子低頭道歉,只要能幫到孩子,再難堪難受的場面都甘願去替孩子承受,因為她們不忍心讓孩子受苦。

母親無私的愛,無所不在的關心讓之前走偏的我漸漸導正過來。失去自由的我每每想到母親對我無怨無悔的付出,即使我一再讓她失望一再地犯錯,甚至後來犯了法被關,她還是沒有放棄我,不時地給我支持鼓勵。一想到母親的恩情,心中充滿了溫暖和感激,讓我能夠勇敢地面對刑期,出去後我會用盡我所有力量去填補這個家,我這個唯一的缺。

回頁首